夏天弯腰一瞬间见奶的照片

夏天弯腰一瞬间见奶的照片 慕离一家热情的接待了,小保姆的父母。

原来,小保姆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她的父母是另一城市中的富豪,虽谈不上首富,但家产也是价值连城。

小保姆从小任性娇纵,从不爱读书,时常的逃学,有着一幅男孩子的性格,她在家中说一不二,而且经常搞出一些恶作剧,让父母啼笑皆非。

长大以后,父母准备送她出国读书,她说什么也不肯去,左躲右闪便背着简单的行李,突然间离家出走,这可急坏了家人。

小保姆来到慕离家做工,也是觉得新鲜好玩,她在外游诳时,却无意中走到了保姆公司。

正遇袋中无钱,花得也是所剩无几。于是,她只想挣点钱,图个乐玩玩而已。

没想到在慕离家,竟然呆了这么久,而且还认识了洪强,她对洪强则是情有独钟。

她和家里取得联系后,父母当然不会同意,她在外面当保姆伺候别人,小保姆这才答应家人,玩个一年半栽的就去读书,因此家人只好答应。

她能留在慕离家继续工作,完全是为了洪强,可是,洪强一直没有明确的表态。

小保姆的家人看到,在慕离不管做什么,总比她在外到处游诳安全而放心。于是,达成了这个协议。

慕离一家,听完小保姆家人的叙述,都会心的笑了。

“她在家里做事很认真,饭菜越做越有水平,我们都很让着她,因为她年龄小,有时免不了会说她几句。”沈玉荷对着小保姆父母,实话实说。

短发萝莉美女吊带香肩牛仔裤长腿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唯一让慕离和林青为难的是,洪强知道小保姆的家人到了,却躲着不肯露面。

相处的久了,洪强对小保姆并不是没有感觉,而是他不善言辞,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意思。

小保姆把他从屋内,拉到自己父母的眼前,洪强长得人高马大,模样端正,满脸的正气,给人一种安全可靠的感觉。

小保姆的家人看到他,自然内心很是欢喜,在慕离一家的撮合下,洪强答应,等小保姆学业有成,再谈两人的终身大事。

这样的决定,已算得上皆大欢喜了。

小保姆随父母走出慕离家,她依依不舍的伏在林青的肩上掉下泪来,林青安慰她,好好学习尽快的回来,不能半途而废。

洪强走上前去,小保姆拉住他,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两人相约经常互通信息,不能失去联系。

就这样,小保姆离开了,她日夜想念的人。

……

慕离靠在床头,手拿报纸看着当天的新闻。

林青不说话,躺在他的身边,眼睛直直的望住天花板,半天没有眨一下。

“你想什么呢?”慕离碰一碰她,他随着林青也向天花板看一眼:“这屋顶上,好像没什么可看的吧。”

“去!别打扰我,正想事情呢!”林青这才眨一下眼睛:“小保姆走了,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她在家里叽叽喳喳的倒也热闹。”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慕离坐正身体,重新把目光投向报纸。

“洪强走好运了,从一个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了有钱人家的女婿,这事真够奇巧。”林青好似自言自语,却也欣慰的笑起来。

“这也算是洪强的福气和缘份。”慕离舒出一口气,他由衷的为洪强高兴。

“好人有好报,洪强能遇到这样的好姻缘,也是他自己修来的福气。”林青微微的笑着,也算是家中的又一个喜事。

慕离揽过林青,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肩头:“我们也很好,天生的绝配。”

林青点点头,深情款款的望着慕离,她很有福气。

这时,洪强敲一敲门,轻声说道:“军长大人,军长夫人,我煮了枸杞鹌鹑汤,赏个光喝一碗吧。”

慕离和林青互相会意的一撇,两人同时下了床,向餐厅走去。还没有进到餐厅,已经闻到汤的香味。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汤了?”林青走进厨房,已经看到洪强手脚不停的忙碌着。

慕离微微笑一笑,缓缓的坐在餐桌旁,他端起汤碗,拿起汤勺慢慢的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林青看到慕离喝的有滋有味,忍不住也拿起了汤勺:“看汤的颜色,很是诱人,一定不会让小保姆失望的。”

洪强在忙碌中,停下手来,他奇怪的转回身:“我做的汤,为什么说不会让她失望。”

“因为这汤肯定跟她学的呗。”林青一脸的诡秘,她看一眼慕离,眨眨眼睛。

“军长夫人,这可是我照着菜谱做的,鹌鹑倒是她的父母送的。不过……”洪强欲言又止,他抬起手摸一摸自己的头,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什么?”慕离望着身穿围裙的洪强,感觉他真应该成一个家了。可是,他还要等到小保姆学业结束,那可是需要整整的四年。

“喜欢做饭,还真是受她的影响和启发。”洪强又端起一碗汤,放在托盘中:“我去给老夫人送去,她一定喜欢喝。”

“好!”慕离又喝一口汤,重重的点点头。

洪强端起托盘,喜不自禁的向沈玉荷的房间走去。

慕离和林青望着洪强,两人高兴的微微笑着。

汤的味道真的不错,有心人最终也会走在一起。

……

凌安南来到通达公司例行视察,他的身前身后跟着几个随行人员。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跟着几个子公司的经理。

通达公司内,一切井井有条,员工认真的工作,凌安南一行人,倒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凌安南不免心中暗暗的高兴,林青真的称得上精金良玉。

正在凌安南感到欣慰之时,他的脸色却渐渐的阴暗起来,目光停在接待室的门前。

他缓缓的走过去,双手背在身后,脸上带着讪笑凌安南转回头去:“江涛!”他厉声低吼。

“在!”江涛立刻跑过来,他斜一眼袁鸿宝。

“让你们林经理来见我。”凌安南说完,带着一群人,向通达公司门外走去。

林青听说此事,轻轻的叹一口气,什么话也不说,收拾起公事包准备前往总部。

江涛不知所措的搓着双手:“这个袁小姐,真不让人省心。”

“好了!不要埋怨别人,只当自己没有做好。”林青甩一下搭在额头上的一缕头发。

袁鸿宝慌慌张张的推门走进来:“林青,不好了,你们那个凌总看到我,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是的!叫林经理去总部,怕是要挨训了,都是因为你。”江涛没好气的瞪一眼她,甩手走出办公室。

“你先回去吧!这里是公司不是商场,如果你真想工作,我可以给你安排。”林青仁之已尽,她只能为她做到这样。

袁鸿宝紧咬一下嘴唇,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那好吧!我想工作只要跟在一起就好。”

林青无奈的笑一笑:“我不是你的保护神,你自己的将来要靠你自己,我先去总部,回来再说。”

林青脸色阴沉,她早已知道,到了总部免不了挨训,但她已想好怎样处理这事。

秘书看到她,满脸含笑,似乎早已知道林青要来,她拉开凌安南办公室的门,林青点点头,款款的走了进去。

林青不说话,缓缓的坐在凌安南的对面,中间却隔着一张大大的办公桌,凌安南低头写着什么。

“你来了?这次视察团给通达公司,打了最高分,我准备在总部召开表彰会,对几个表现好的公司进行表扬。”凌安南这才抬起头来,他的双手交叉着放在桌上。

“谢谢!”林青不多说话,在工作中她尊重凌安南的决定。

“不过,你要回去准备一下,由你发言介绍工作经验。”凌安南舒展一下眉头,低头工作久了,难免对室内的光线有些不适应。

“我?”林青一半高兴一半担忧:“我上任不久,由我来介绍经验,会被别人不接受吧?”

凌安南微微一笑,摆一摆手:“你尽管去做,不要在意别人怎么样。”

“好吧!”林青目光中透出坚定,她点点头。

“还有,今天在公司碰到你的朋友,她总来找你,不会影响你的工作吗?”凌安南突然转回话题。

林青想:这才是凌少最终要说的问题,转了那么大的弯子,没有必要,而且凌安南说总来找她,说明有人暗中告了她的黑状。

“我准备聘用她,正好有一个文员休产假,由她先补上。”林青没有给凌安南思考的机会,直接说出自己的安排。

凌安南若有所思的低一下头:“嗯!你让她把衣服穿整齐,别让大家以为进了浴池。”

林青淡淡的笑一下:“在我管理的公司中,这种事绝不会发生。”

“嗯!”凌安南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林青从办公室中走出来。

“林经理!你又有好事了。”秘书笑着说。

“没有什么。”林青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她的辛苦付出,理应得到如此的回报。

她问心无愧。

……

慕离给林青打来电话,下班时,需要她自己回家,他有个紧急会议,可能要开到很晚。

林青向窗外望一眼,天空中已是阴云密布,风猛烈的摇着树干,一场暴雨很快就要来了。

“林姐!要下雨了,军长大人接你吗?”江涛不经意的问一句。

“不,他今天有会议,我自己回家。”林青低低的说,她把江涛递过来的雨伞,拿在手中。

“那我送你。”江涛转身向外走。

林青走到公司的大门前,江涛前去地下停车场取车。

她抬眼望向天空,阴云越压越低,风越来越大,她微咪着双眼,整理一下风吹乱的头发。

忽然,一束汽车刺眼的大灯,向她直射过来,林青以为是江涛取车出来,她抬起头准备上车。

一辆黑色轿车闯进了她的视线,这辆车她似乎熟悉,正当她迟疑之时,车从她的面前飞驰而过。

林青迅速向后躲去,当她看到这辆黑车时,她已有了准备,可她还是险些被车带倒。

在一闪即过的车中,隐约露出一张男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