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云秀直播app

“啪!”

酒会现场灯光熄灭,只剩下舞台灯光,穿着白色制服秀气的辻本夏帆作为主持人出现在主席台前。

“各位,欢迎搭乘阿芙洛迪特号,我是今晚这场酒会的主持人,辻本夏帆……”

迎着众人热烈的掌声,辻本夏帆甜甜笑道:“首先让我介绍下主要的工作人员,第一位是主任服务员岬直也……”

“嗯?”柯南左右看了看,没找到高成身影,忙向旁边的小哀问道,“城户呢?”

“刚才好像出去了。”

小哀回应一句,视线淡淡转向跟着鼓掌的园子几个。

高成需要调查犯人的房间,现在大概是偷偷过去了,看来是铁了心在这个酒会结束前揪出犯人了。

不过,既然犯人来参加酒会,还会在房间里留下证据吗?

另一边,高成离开酒会现场后先到了日下广成的202号房,同酒会那边的热闹不同,整艘穿冷冷清清的,也不会有什么人打扰。

房间同之前没太大不同,高成先打开电脑查看,结果却发现设了密码。

如果没记错的话,最初来找日下广成谈话的时候没有密码,果然已经警惕起来了。

气质美女曦曦

房里好像没有其他线索,就算有线索估计也已经被日下广成处理掉了。

高成从包里拿出IC录音机,里面的录音果然全部遭到清除。

然后是衣柜。

衣柜里有件发给乘客的纪念风衣,不过并没有发现血迹,倒是背后有细微擦痕。

高成脑海里浮现出船坞闸门附近的情况。

现场似乎发生过追打争斗,毕竟八代会长也不是一般人,带着铁扇恐怕也是因为预感到了危险。

另外……

高成回想起日下广成状态。

接受盘问的时候,日下广成穿着高领衣服,参加酒会的时候也围了领巾,再没有露出脖子。

大概是出现了被害人反抗造成的痕迹……

顿了顿,高成继续赶往5楼秋吉美波子房间。

作为阿芙洛迪特号设计师,秋吉美波子待遇比日下广成要好得多,单独一间阳台海景房,位置也相当不错。

高成用万能房卡打开门,首先看的是衣柜,同样找到一件纪念风衣,但却没发现什么痕迹。

房间整洁干净,继衣柜之后高成又看了看抽屉,没能找到太多东西,只发现了一个纸折的帆船,还有一把手枪型弓弩,扣动扳机就可以发射出一支致命弩箭。

带这种武器上船,果然有问题,秋吉美波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轻轻放下弩枪,高成视线转向下面的纸帆船。

……

酒会现场,主任服务员岬直也、船医水久保、主厨、一等航海士都陆续站上了舞台,最后是船长海藤渡上台发言。

“各位,”海藤渡朝热烈鼓掌的乘客们点点头说道,“在致词前,先为大家介绍设计本船的美女,她就是设计师秋吉美波子小姐……”

“船长!”一名乘客看着气质出众的秋吉美波子上台,却并没有在意太多,焦急朝海藤渡问道,“贵江社长遭到杀害的事是真的了吗?”

“我们听说八代会长也下落不明了……”

“这个……”

现场忽然骚动起来,特别是看到海藤渡船长无法解释,纷纷交头接耳讨论,就连在后面的目暮几个也遭到了责问。

“现在可以这样悠哉地举行酒会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几个胖夫人将满头大汗的高木挤在中间,急切问道,“你们不是警察吗?到底有没有找到犯人……”

“请冷静一点……”

“请在场各位先冷静下来,”毛利小五郎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主席台上,拿着话筒发言道,“各位不用担心,犯下这几起凶残命案的连续杀人犯,已经被我毛利小五郎给锁定了!”

“啊?”所有人目光集中在毛利小五郎身上,安静下来等待大叔说话。

“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杀害八代贵江社长以及八代会长的凶手,”毛利小五郎满意地看着台下反应,顿了顿,抬手指向身旁,“那个人就是秋吉美波子你!”

“什么?”秋吉美波子怔怔看着小五郎手指自己。

“杀人动机是为了替半个月前因车祸身亡的八代英人报仇,那起意外其实是八代延太郎父女所策划的杀人车祸……”

高成悄悄地回到了柯南几人身边,才过来就看到大叔展开了推理,只是才开口就让他有些愕然。

不是应该推测秋吉美波子杀害自己的老师八代英人吗?

八代英人是八代家的赘婿,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值得八代父女谋杀的?如果是八代父女,完全可以做的更加隐蔽。

“可是,毛利先生,”岬直也惊了一会,匆忙问道,“秋吉小姐为什么要替八代先生报仇?”

毛利小五郎镇定道:“我想这八成是因为,美波子跟八代英人先生是一对恋人吧……”

“等一下啊,毛利先生,”秋吉美波子被雷得不轻,睁着眼睛看了看大叔,“八代老师的确是一位很伟大的前辈,我也非常尊敬他,可是我们并不是男女恋人,而且这次凶案发生的时候,我有跟日下先生通话的不在场证明啊!”

“确实如此,”毛利小五郎哼声问道,“不过,中途有二十分钟左右都是日下先生单独念着故事,而你连一句话都没说,也就是说,这段时间你没有不在场证明……”

“请你不要太过分了!”

秋吉美波子生气地呵斥出声,贴近毛利大叔追问道:“如果日下先生在念剧情的中途停下来和我说话,就会被他发现我不在不是吗?我还没有笨到靠这种方法制造不在场证明!

“如果你坚持我是凶手的话,请你现在拿出证据来!”

“呃……”

毛利小五郎张了张口,才想到忘了证据,脸上顿时冒出汗水。

“啊咧,这个嘛……”

“毛利先生,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

大叔被秋吉美波子逼得退了一步,回头看到全场等待证据的目光,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不、不好意思,我先去趟厕所……”

“哈?”

现场众人看着毛利小五郎窘迫地傻笑离开,尽管知道不合适,还是忍不住哄堂大笑,不过就在小五郎要尿遁离开目暮几个暗暗着急的时候,柯南抬起了手腕,随着一道银光闪过,大叔身子一僵,身子又不受控制起来。

“怎么又来了……”

“这是?”目暮愣愣看着毛利小五郎倒在舞台前陷入沉睡状,反应过来惊喜道,“毛利老弟,难道你……”

“没错,”柯南跑到旁边桌子下面,用蝴蝶结变声器发言道,“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不过也因为这样才找到了真正的凶手,编剧日下广成先生,凶手就是你!”

现场宾客们面面相觑,最后跟着目暮几人一起看向神色微变的日下广成。

“你说话真好笑,毛利先生,”日下广成身形紧了紧,反驳道,“你刚才没有听到美波子所说的吗?案发的时候我可是正在跟她通话!”

“是在通话没错,一个人念了二十分钟故事,估计是事先录下的录音对吧,现在IC录音机还在你房里,虽然里面的录音应该被删掉了,但你的不在场证明也存在问题了……”

柯南继续推理道:“你把事先录好的故事透过听筒播给对方听,为了以防万一,以前就这样做过好几次,不许美波子小姐中途说话,然后趁这段时间杀害八代父女……”

“证据……证据呢?”日下广成咬牙道,“先不说我没有录过故事,就算是,又凭什么说我杀人?”

“证据当然有了,”柯南笑道,“就是你的头发,还没发现吗?有一撮发黑了,因为你的发色跟血色接近,所以才没注意到吧?可是血液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变成血块,颜色也会不一样……”

不对。

高成目光闪动,在旁边看了看脸色发白的日下广成,视线转向台上的秋吉美波子。

这个推理有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