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换个

【 .】,精彩免费!

“香不香!”

“真香!谢谢小双哥哥!”

两位小朋友,坐在龙麟圣兽毛茸茸的头上,开心的吃着辣条。

一包我一包,两人辣的嘴都有些疼,但吃的开心极了,辣条麻辣的香味,充斥在齿贝间,小孩子的快乐,莫过于此,有着吃不完的辣条。

吃完辣条,两个人躺在龙麟毛茸茸的头上,舒服的看着星空。

“小双哥哥,我现在和地位一样了嘛!”

满嘴油乎乎的宗萝,小声问到身旁的小双哥哥。

他刚才说了,只要吃了辣条,身份地位都会不同,她很希望自己能和小双哥哥地位一样,那样就不用在他面前这么卑微了。

祝小双摇摇头,“还不行,差我一截。”

“啊!”

“吃辣条时,要配上冰阔落,才更加有地位,可惜我没带来。”小双遗憾摇头。

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

宗萝伤心的轻轻叹气。

“不过没事,等出了上古战场,我就带喝冰阔落。”看她难过,小双急忙安慰。

宗萝立马开心笑了。

重重点头,记下了小双的承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黄昏已然落尽,星辰点点的夜空,照的这森林,也不显得那么昏暗。

小双望着宗萝漂亮的脸蛋,“我给带来这么多礼物,给我带了什么啊!”

宗萝猛地僵住了。

她很是歉意,有些慌乱,“我……我……对不起,小双哥哥。”

说着说着,她低下头,眼眶有些红,快要哭了出来。

她这是第一次和小伙伴出来玩耍。

没想着,小双会给她带这么‘昂贵’的零食,她也没想着给小双准备什么,小双提及,她心里愧疚满满。

“我……我把我小熊给玩。”

“我说过,我是个好孩子,怕把小熊玩坏的。”

“那……那……”

“我亲一口吧!亲亲又不会把人亲坏。”小双一本正经的说。

宗萝重重点头。

这个小双哥哥之前说过的,她一直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她闭上了眼。

小双慢慢靠近宗萝,嘴唇缓缓贴在宗萝粉嫩的嘴唇上,手渐渐搂紧了她的小身子……

“汪!汪!”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激烈的犬吠声。

啊!啊!

小双内心毛躁极了,他只想继续下去。

但奶球的犬吠声,更大了!

随之而来,还有急促的脚步声,以及远处发出的滔天怒吼,“祝!小!双!!”

秦墨举着火把,愤怒的冲进森林。

到了北面森林,他立马就找到了祝小双。

属实太明显不过,龙麟圣兽巨大的身形,比森林任何一棵树都要高,他一眼就望到这臭小子,在夜色下不干好事!

只见,祝小双快速推开了宗萝,把宗萝吓了一大跳。

秦墨身影瞬间而起,如雷霆般到了小双面前。

宗萝看到秦哥哥,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如犯错的小孩子,双手局促不安的摸着小熊,低着头不敢言语。

秦墨咬牙切齿,怒火中烧!

为了找这个小屁孩,整个神三营都出动了!

他却在这里泡妹!

秦墨怒吼,“祝小双,真是无法无天……”

“都怪!为什么非要叫我过来!”就在这时,小双突然红着眼眶,对着宗萝喊了起来,“我都说了,我哥哥不让出门,非要叫我来这里!”

“还给我吃辣条!我哥哥最讨厌我吃辣条了!呜呜!”

说着说着,祝小双哭成了泪人,整个人都委屈极了。

宗萝瞪大双眼,傻愣着站在原地。

她小小年纪的大脑回路,还有些跟不上祝小双刚才说话的语速。

祝小双说完,还抬起泪眼汪汪的眼眸,委屈巴巴的看着秦墨,同时指着宗萝,“哥哥,都是她叫小双出来的,还逼着小双吃辣条。”

“哦,是嘛?那真是委屈了。”

“嗯呐!委屈小双了!”小双重重点头。

秦墨冷笑着蹲下来,拿起小背包来,“这小女孩真不容易,为了骗我家小双出来吃辣条,还把小双的背包给偷走了,小双,说的小书包里,怎么装的全是辣条呀?咱来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要把作业带来的。”

小双额头流着冷汗,慌忙后退着。

“哥哥……我……我想晨婉姐姐了,先溜了。”

说着,小双掉头就要跑。

秦墨一记暴栗,用力敲在这小东西脑袋上,他捂着脑袋,瘫坐下来,哇的一声就哭了。

秦墨气的把这小子提溜起来,“小子屁股一翘,老子就知道拉屎撒尿,还来这儿给我编,等我回去好好收拾小子的。”

同时,他不耐烦的看了宗萝一眼。

顿了顿后,说,“行了,回去吧!”

“昂,秦哥哥再见。”宗萝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从龙麟圣兽上跳下来,她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

突然,一颗大白兔被扔了过来,宗萝急忙捡起地上奶糖。

再抬头去看,龙麟圣兽载着兄弟俩人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夜幕下。

今晚,对宗萝来说真是个奇妙的夜晚。

回去的路上,她走路都多了几分自信。

毕竟,她是吃过辣条的人,身份地位和以前自然不同了,步伐里多了几分自信,也就理所应当。

回了三营,从宗城吃饭的爸爸哥哥,也都回来了。

宗萝一回来,就被叫去了中帐大营。

她忐忑不安的跟着侍卫走着。

说实话,她不喜欢住在营帐的感觉,感觉这里四周都是血腥味,她虽见过很多死人,但她讨厌见死人,恶心,令她想吐,可每次她不敢吐,若是吐出来,就会被爸爸打。

宗沈铭正在中帐里看着地图。

长长的桌子上,放了一张偌大的地图。

他皱眉看着,眼中满是肃杀之气,最近两天,他苍老了许多,头发也有些花白了。

完全是被秦墨坑出病来了。

进了中帐,宗萝身子都紧绷起来。

她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不敢发声。

过了良久,才听到父亲头也不抬的说,“回来了?去哪了?”

他漫不经心的问。

宗萝头低的更低了,她双腿局促不安的摆弄着,脚尖不停在地上划拉,“去……去练古武神技去了。”

宗沈铭方才抬起头来。

他看了眼宗萝,又看了眼她的划拉地面的小腿腿,不由笑了两声。

“从小,就受我监督长大的。”

“根本不会撒谎,一撒谎就总是会低下头,摆弄双脚,这些小事,为父我是知道的。”宗沈铭语调越来越冰冷,“能骗得过任何人,但骗不过我。”

宗萝身子猛地僵在原地。

她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豆大的眼泪,从她水汪汪的眼眶中滑落,她害怕的后退了一步,不敢言语。

“三天之后,便是秦宗联合总攻之日,是三房的主要战力,可看看现在,心思完全不稳,又怎能施展出古武神技来?”

宗沈铭无奈叹口气,“算了吧!还是先委屈几天,把关禁闭吧!”

听到‘紧闭’二字,宗萝吓得跪在地上。

她小身子都止不住颤抖起来,如狗一样趴在了宗沈铭身前,她抱着父亲的腿,嚎啕大哭摇晃着,“爹爹!爹爹!不要把小萝关禁闭!小萝怕!求求爹爹!小萝一定听话!不要把小萝关禁闭!!”

她眼泪哗哗的流着,不断冲父亲央求。

宗沈铭无奈叹口气,蹲下来,怜惜的摸了摸宗萝头发,“我的小萝,爹爹这也没办法。”

“咱三房之所以还能在这秦宗之地立足,全仰仗的本事。”

“是秦宗联军必点的出战之人,若到了战场上,放不出古武神技来,可就落得大麻烦了,爱父亲吗?爱三房吗?爱的话就乖乖听话,我的小萝最乖了。

宗萝拼命的摇头,依旧哭喊着,“小萝不要关禁闭!”

宗沈铭已然站起来,严厉喊道,“宗胜,带妹妹关禁闭去!”

“是!”

宗胜走了进来,将宗萝一把提了起来,带出去了。

还能听到远处,宗萝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央求声。

三房大营,一个阴暗的角落。

一个类似狗窝一样的小房子,只能容纳一个小孩钻进去。

“哥哥,求求!不要关小萝,小萝会静心的,求求哥哥……”宗萝哭喊着抓着宗胜的衣服,死死不放手。

手里的小熊,也掉落在地上,滚了一圈,脏兮兮的。

宗胜用力甩开她的小手,将她塞进了小房子里,锁上了房门。

他冲着小房子喊道,“小萝,听父亲的话,三天后很重要,这三天要乖乖的,三房能不能一战而起,就看了。”

哥哥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宗萝大声哭着,拼命敲打着房门。

在这个木制的黑暗小房子里,她连身子都伸展不开,这个禁闭之地,一直都是宗萝最害怕的地方。

没人理会她的哭喊。

外界的热闹声,好似一切都与这个黑暗中的小女孩无关。

哭累了的宗萝,渐渐睡着了。

她做了个噩梦。

等醒来时,已不知是凌晨何时。

她想起那个小男孩,想起那块大白兔奶糖。

她急忙掏出奶糖,打开糖纸,奶糖真的好甜好甜。

糖纸上,还是一串复杂的英文:三天houodifang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