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下

【 .】,精彩免费!

“哈哈哈!”

再看秦墨,笑的肚皮都疼了,捂着肚子,指着康家父子,“俩傻蛋,太可爱了,湛谷,看这俩傻蛋,和那会儿一样一样可爱。”

湛谷扭曲着脸色,尤其看到康家父子吐在地上的大白兔奶糖,他心里就有阴影。

大白兔奶糖,已成了很多焱阳人士的心理阴影了。

凡是被秦墨和祝小双这俩货耍了的人,祝小双都会给奖励一块大白兔。

这是天大的嘲讽啊!

康家父子愤怒的将糖纸扔在地上。

康药神指着秦墨的手都在颤抖,“秦墨!他吗又耍我!解药呢!快给我解药!”

两人还是不敢动弹。

气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们什么都说了出来,结果到头来就收到两块奶糖,堂堂两位焱阳药界的巅峰人物,被耍的团团转,一肚子火根本无处发泄。

白嫩娇娃闪亮大眼迷人

这回,祝小双也加入到嘲笑的队伍中。

他和哥哥两人,笑的捂住肚子弯下了腰。

“哥哥,他俩还要解药呢。”祝小双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秦墨笑着道,“俩真以为我什么都会炼制啊?我根本不会炼制七步散,这七步散的配方是真失传了!”

观众们看得一头黑线。

他们虽然觉得康家父子活该。

但秦墨这兄弟二人,实在太贱了啊!

众人多少都有些同情康家父子。

从他们进入凤巢大厅以来,每时每刻都在被秦墨戏耍着,跌进秦墨挖的一个又一个坑里。

康家父子有了心理阴影。

他们面色阴晴不定。

虽秦墨说了,他不会炼制七步散,可两人僵硬的腿挪了挪,还是不敢迈出去。

两人真的怕了啊!

被秦墨坑的有些太惨了,他们二人已不知哪句话真,哪句话假。

万一秦墨这又是耍他们的,迈出去以后,小命没了咋办?

想想尬舞,想想自残……

秦墨的手段实在太多了,玩人一套又一套的,全都是连环套。

两人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

祝小双抬起脚,朝着两人屁股就踹了一脚。

“啊!!”

两人发出女生般惊恐的尖叫,踉跄冲了数步后,方才紧张的停住脚步。

“我要死了!爸爸!”

康永杰捂着眼,发出尖叫声,康药神也好不到哪去,吓得不敢睁开眼。

过了良久,两人方才睁开眼,茫然的看着没事的自己。

羞辱,耻辱!

观众们都不由被可爱的父子二人,给逗笑了。

两人握紧拳头,狠狠瞪了眼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秦墨,然后带着康家族人们,羞红着脸,赶紧狼狈的逃离了凤巢大厅。

这是两人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

他们不想再想起这一天,一生都是他们的心理阴影。

面对众人的嘲笑,他们除了离开,别无选择。

秦墨帮助百合药企,打出漂亮的一仗。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百合药业之时,秦墨在绝境中,帮助百合药业翻了盘。

这也得益于秦墨的提前布局。

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好的效果。

康家父子帮助秦墨以身试药,直接将百合药业推向了焱阳药界的顶峰,要说是功臣,秦墨第一,康家父子绝对第二。

尬舞、自残、帮试药。

康家父子绝对算是百合药业的好朋友了。

“哎呀,董小侄和廖兄有眼光啊!”谢布财望着凤巢大厅的天花板,不由感概道,“我们三家自愧不如,以后要多多向们学习啊!”

“是啊!还是董家和廖家眼光高,怪不得只和高武世家玩。”荣国乾也颇为认同的点点头,“相比之下,咱们三家没眼光了,唉,投靠秦先生,不如投靠康药神啊!”

“就是说啊!”窦金宁说,“投资康药神,说不定还能教尬舞,不收学费的那种。”

“以后,要是突发奇想,想变成一只鸟之类的,吃一枚龙罗天丹就好。”

“董小侄和廖兄,堪称投资界的楷模,我们三人领教了。”

说着,窦金宁带头,三人朝着董渊和廖权躬身拜了拜。

董渊和廖权脸羞红的都到了耳根子,咬着牙将头扭在一边。

他们五人,十几年没见了,董渊和廖权今非昔比,本想好好打压一下这三人。

结果,哪料到这么个结局!

两人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全然没有刚来时的那股威风劲儿了。

“来来!小双啊!快给这俩大爷发糖!”

谢布财贱嗖嗖的,招呼祝小双给发糖。

祝小双点点头,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两位大爷,吃糖!”

“我他吗不吃!”

董渊和廖权暴跳如雷的喊道,“三个等着,迟早有们后悔的一天!”

说完,两人气的跺了跺脚,扭头就气呼呼的走了。

窦金宁三人算是痛快了,憋屈了整场,终于在最后把所有的憋屈都发泄了。

同时,三人多少也在秦墨这里,找到一丝归属感和自豪感,这是之前从来没有的,之前就是一直被秦墨没完没了坑钱。

现在就算被坑钱,多少心里还能美滋滋一下子。

秦墨和百悦然被华夏众多名流人士围了起来。

“秦先生,我是南康药业的,这是我的名片。”

“秦先生,您的的凤罗天丹实在太厉害了,我一早就看出前景了。”

“百女士,我可不可以入股百合药业。”

几百名华夏各界的名流,围在两人身边,还不乏一些华夏各地的龙头药企,全都带着满满的笑意,围了过来。

百悦然或许出于商业考虑,还会对这些人客套的笑笑。

秦墨直接淡漠的忽视了这些人。

同甘共苦不陪,荣华富贵算谁?

现在就看好百合药业了?现在就开始不停赞美秦先生,不停夸赞凤罗天丹了?

当时,百合药业这边,只有五位孤零零的亲友团时,这些人在哪儿?

他们坐在康氏药企的观众席上,陪着康氏药企,一起嘲笑百合药业!

人一旦受尽人情冷暖,势必会嫉恶如仇!

我去他吗的。

秦墨能冷漠的对待这些人,将他们忽视了,不找他们麻烦,已算仁至义尽,至于这些人想趁现在从百合药业身上挖点儿好处出来,门儿都没有!

百悦然也就客套的聊了几句,看到秦墨要走了,她急忙推开人群,挽着秦墨的手臂,一起离开了。

众人望着二人离去身影,不由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他们所有人,几乎都站错了队。

但所有人也都明白,从此以后,焱阳再也挡不住百合药业的崛起!

秦墨、百悦然和祝小双正要坐车离开。

这时,樊家父子二人累的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

他们狼狈的样子,再也没了之前看劳力士的潇洒与帅气。

“秦先生留步!秦先生……留步!”

秦墨转过头来,对于樊家父子追出来,他并没感到意外。

“怎么了?”秦墨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眼。

樊笑站定,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秦先生,我……我是想和商讨一下合作的事,还有百总您!”

樊源宏在一旁也是僵硬的笑着。

两人还能冲秦墨和百悦然笑的出来,也着实够不要脸的。

秦墨疑惑道,“不会吧!樊总什么人物,竟然想和咱们这种小公司合作!”

“我的天!樊总,您想和我们合作,我们可有些高攀不起啊!”百悦然更是惊讶的夸张捂住嘴。

樊笑脸都僵硬了。

他虽心中p,但表面还必须笑嘻嘻,脸上的笑容,别提多么扭曲了。

“秦先生……我……我真错了……之前太装了……”樊笑结巴的低头道歉。

同时,拍了他儿子脑袋一下,“还不赶紧给秦先生道歉!”

樊源宏脸色憋屈到炸,“秦……秦先生……对不起……”

秦墨打着哈欠。

“想合作啊!可以,说多少?”秦墨靠在跑车上,看着二人。

“还是之前……55开吧!”樊笑腆着脸笑道。

“五五开?”秦墨不由笑了,神情渐渐变得冷漠,“樊笑,五五开的合同,已经被撕了,难道忘了?”

樊笑僵滞在原地。

“那……6、4吧!”他咬着牙说。

秦墨忽视了二人,打开车门,“走吧!悦然,没什么好聊的。”

“37!秦先生!不能再低了!”

此时,秦墨几人已坐上跑车,跑车发出了轰鸣的启动声。

噗嗵!

樊笑直接跪在地上,他哭丧着,“2、8,秦先生,我们真知道错了,求求您给我们焱阳药界一条活路吧!”

一份合同书,从跑车里面扔了出来。

“樊笑,1、9合同,爱签不签,可以继续把合同撕了。”秦墨朝着车外跪着的二人笑了笑,“我曾经并非没给过们活命的机会。”

“可是们自己不珍惜,怪我咯?”

跑车冒出一股浓烟,呼啸弹射出去,扬长而去。

望着远去的布加迪尾灯,樊笑跪在地上,欲哭无泪,眼泪也啪啪的掉落在地。

他想起了当初秦墨的那句话。

确定不后悔吗?

现在的我爱答不理,将来的我高攀不起!

当初他只认为是秦墨一句狠话而已,但短短几天时间,秦墨就做到了这句话。

樊笑苦涩的拿起1、9分合同书,在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