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app麻豆国产剧在线观看

屋子里,赫云舒一身白色纱衣,衣服的领口开得很低,她正斜倚在软榻上,一只手支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极尽妖娆。

她的面容白皙,嘴唇红润,檀口微张,燕凌寒便觉得自己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他迈步进屋,反手关上了门,越往前走,呼吸就愈发粗重。

而赫云舒瞧着从门框上方掉落的粉末落在了燕凌寒的身上,唇角微弯。

那是从百里姝那里讨要来的药粉,至于药效,她早已见识过,而这次的药效,更是加倍的。

所以,只要她努力一番,不愁燕凌寒不上钩。她等着欣赏燕凌寒被冻成冰坨坨的场景。

如此想着,赫云舒嘴角的笑容愈发潋滟。

这一幕落在燕凌寒的眼里,他就看呆了。

他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欣喜。果然,她还是不愿意惩罚他的,说是要十天不理他,原来,都是吓唬他的。

如此想着,燕凌寒心里喜滋滋的。

片刻间,他已经到了软榻前。

软榻之上,赫云舒一身白衣,一双眼睛正媚眼如丝的瞧着他,足以勾魂摄魄。

初冬清爽秀

这时,赫云舒的身子往里面挪了挪,尔后,她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燕凌寒坐下。

燕凌寒喉结微动,又咽了一口唾沫,坐了下来。

他身子往下,正要去抱赫云舒,却被赫云舒扬手挡住。她朱唇轻启,舌尖轻轻地舔着嘴唇,轻声道:“坐着,我来。”

燕凌寒只觉得一股热气轰然上涌,让他几乎把持不住。

而赫云舒已经慢慢坐起身,一双白皙的手在他的背后游走,尔后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肩膀,他的脖子,他的脸颊。

一股难以言说的酥麻笼罩着燕凌寒,他简直要发狂。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意识到了不对。

冷!

很冷!

是一种侵入骨髓的冷意,让他的牙齿止不住的打颤。

以往的记忆袭上心头,燕凌寒豁然明白了什么。

但是,已经太迟了。

几乎是在他察觉到的瞬间,他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冻住。

而赫云舒已经抽回了自己的手,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

燕凌寒的身上,慢慢结出了冰凌,之后,他的身上覆盖了一层冰衣。透明的冰衣之下,是燕凌寒惊愕的脸。

赫云舒翻身下了软榻,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她伸手敲了敲燕凌寒身上的冰衣,声音很响亮,看来,这一次的冰衣结的很厚,比之前厚多了,百里姝果然没有骗她。

赫云舒笑着,敲得很起劲。

不过,这样美丽的景象,只有她一个人看,似乎太可惜了。

如此想着,赫云舒披上一身外衣,尔后推开了门,叫道:“随风。”

身为燕凌寒的贴身暗卫,随风自然是随时随地都要跟着的。

很快,随从从屋顶上一跃而下,道:“二主子,您有什么吩咐?”

“热不热?”

见赫云舒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随风不知缘由,却还是诚恳道:“热啊。”

现在是夏天,能不热吗?

“那想不想凉快一下?”赫云舒提议道。

“当然想啊。”

赫云舒笑得高深莫测,道:“那好啊,我做了一个冰人。抱着他睡觉,保准凉快。”

“好啊,我试试。”说着,随风满脸的期待。

之后,赫云舒引着随风进了屋子。

看到那冰人,随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二主子,这冰人,怎么长得有点儿像主子呢?”

“对啊,我拿主子的衣服做的,怎么样,很像吧?”

随风点点头,赞道:“哪里是像啊,简直就是主子嘛。”

为了避免随风继续看下去会看出什么猫腻,赫云舒忙说道:“好了,我还能把主子冻成冰人吗?就是个消暑的玩意儿,对了,燕凌寒我们俩晚上有事儿,就不用在这里守着了。抱着这冰人回去睡觉去吧。”

“好啊。”说着,随风走到床边,扛起了已经变成冰坨坨的燕凌寒,到了门口,随风回身问道,“二主子,我那屋里住着好几个人呢,大通铺,我们能一起抱着这冰人睡吗?这样的话,大家就都凉快了。”

赫云舒一愣,继而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呃,一堆人抱着燕凌寒睡觉神马的,这场景……简直是无法想象。

惩罚了燕凌寒,赫云舒心情大好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日里奔波了一整天,夜晚睡觉就特别香。

但睡着睡着,赫云舒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无形中,好像有人看着自己似的。

赫云舒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燕凌寒站在自己床边,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瞧着她。

赫云舒眨巴眨巴眼睛,神情犹如天真无害的孩童:“干嘛?”

燕凌寒原本是要来兴师问罪的,可是赫云舒一看着他,一开口说话,他的硬气顿时就烟消云散了。被几个抠脚大汉抱着睡觉的烦闷似乎也一下子消失了,天知道,自己身上的冰块一化开,看到自己眼前同时出现几张脸,他的心情别提有多懊恼了。

但赫云舒一开口,他就觉得心底豁然生出一股柔软,那柔软浸润着他的心,将他化为了绕指柔。

赫云舒朝他伸出手,一双小嘴撅着,不乐意道:“大半夜的,是要来吓唬我吗?”

燕凌寒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前的场景,虽然不如方才香艳,但也足够诱惑她。此时的她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嗔,分外可人。

然而,几乎是在燕凌寒想到这一点的同时,他再一次被冻成了冰坨坨。

见状,赫云舒惊呆了,这样也可以?她就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什么都没做啊。

难不成,自己真的有这样大的吸引力?

燕凌寒这一冻,就冻到了第二天早上。

此时赫云舒已经起床,正坐在桌边喝着刚熬好的小米粥,她瞧了瞧燕凌寒,笑了笑,并不说话。

为了避免自己再次被冻成冰坨坨,燕凌寒不敢再看赫云舒,只闷声坐在那里,也不管烫不烫,一碗小米粥就下了肚。

之后,他放下碗,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赫云舒笑笑,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