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网香港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赫侍郎?

听到这三个字,赫云舒微微诧异,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谁。尔后稍一细想,才知道说的是赫明城。眼下,赫明城再不是什么兵部尚书,而是一个小小的兵部侍郎,连上朝的资格也没有,更别说参加宫宴了。

听到是赫明城来了,云松毅有几分不乐意,道:“他来做什么?”

云锦弦起身,道:“父亲,您和舒儿再说会儿话,我去见他,如何?”tqR1

云松毅乐得如此,道:“好,快去快回,舒儿还要请咱们吃饭呢,别耽误了。”

云锦弦笑笑,道:“父亲放心,不会耽误的。”

随后,云锦弦迈步而出,在大门口见到了赫明城。

见云锦弦出来,赫明城微愣,不知自己怎么有这么大的面子,这一次云锦弦竟然亲自来门口迎接他?他受宠若惊,便准备迈步向前,迎一迎云锦弦,以示敬重。

孰料,他的左脚刚抬起来,便听到云锦弦不悦道:“就站那儿吧。”

赫明城一听,尴尬地把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

于是,二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

长发美女大秀迷人S曲线

云锦弦背着手,面色不佳,道:“有什么事就快说吧。”

顿时,赫明城心里一片晦暗,这是连门都不让他进的意思。然而,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赫明城硬着头皮说道:“我被降职的事情,想必大哥已经听说了吧。”

云锦弦点点头,道:“听说了,说是办事不利,陛下心生不满,这才降了的职。”

见云锦弦说得这般直白,赫明城的脸色顿时就更加难看了,他强忍着心中的怒意,道:“三殿下另娶之事,大哥听说了吧?”

“听说了,娶的是贺世敬的大女儿,这才过去没几天啊,我还去三殿下的府上喝喜酒了呢。说起来,这三殿下大婚时候笑得比上次开心多了。”

赫明城咬咬牙,这是一刀刀地戳他的心窝啊,他深吸一口气,面色沉重道:“兄长就没意识到有什么危险吗?”

“危险?什么危险?”

“瑶儿这皇子妃本来做的好好的……”

“好好的?”云锦弦打断赫明城的话,不客气地说道,“在中秋宫宴上企图陷害舒儿,这也叫做的好好的?”

赫明城的面色讪讪的:“大哥,这件事是瑶儿一时糊涂,可就这么一件小事,也不至于夺了瑶儿皇子正妃的位子吧?不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吗?”

“蹊跷?什么蹊跷?”

见云锦弦听进了自己的话,赫明城凑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哥,陛下这是要对云家下手啊。”

“何以见得?”

“云家根基深重,陛下心中难保不会生出功高震主的感觉,他要拿云家下手,自然不会正面来,这不,就先降了我的职,这又免了瑶儿皇子正妃的位子,大哥不觉得下一个就该轮到舒儿了吗?”

“依之见,我现在该如何做?”

见云锦弦的神色严肃了几分,赫明城暗觉是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心中暗喜,继续道:“大哥只需让父亲出面找陛下谈一谈,若是陛下能答应让小弟我官复原职,那就说明陛下不准备对云家动手。反之,若是陛下坚决不同意,那可就不妙了。”

纵使云锦弦的脾气再好,这会儿也被气笑了,他指着赫明城,说道:“赫明城啊赫明城,这弯子绕的可真够大的啊。”

赫明城心里一个咯噔,却还是竭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道:“大哥,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为了云家好啊。”

“为云家好?”云锦弦冷笑一声,道,“陛下若是忌惮云家,直接对云家下手也就是了,用不着拐弯抹角的去从赫家下手。倒是,说来说去,不就是让父亲给说情,官复原职么?”

“大哥,您这是什么话,我真是为云家好啊。”赫明城苦着脸,乍一看,倒也是一脸的真诚。

云锦弦的声音越来越冷:“够了,回去吧。的事我不回去跟父亲说的,倒是,我最后一次警告,若继续待舒儿如此苛刻,不要怪我云锦弦翻脸无情!”

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赫明城惊得睁大了眼睛,道:“大哥,这是什么话,我几时对舒儿不好了?”

云锦弦一直自诩脾气好,很少会生气,可这会儿也是忍不住了,咆哮道:“赫明城,收起虚伪的那一套,待舒儿如何还需要我明说吗?我已经查得清清楚楚,就那继室的女儿是女儿,锦瑟的女儿就不是的女儿了?居然还腆着脸说那赫玉瑶污蔑舒儿不过是一件小事,我去的!滚丫的!”

说着,云锦弦还嫌不解气,一脚踹在了赫明城的大腿上,把他踹翻在地,恨恨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日后我云家的大门,进不得赫明城!”

“弦哥,简直太棒了!”云锦弦正气得冒火儿,听到这么句话,便看到自家妻子言笑晏晏地看着他,满肚子的火顿时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笑脸。

赵夫人凑近云锦弦,悄声道:“舒儿陪着父亲在后面走着呢,刚才说赫明城待舒儿不好的话,父亲听不到的。”

听罢,云锦弦悬起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眼看着云松毅就快过来了,赵夫人俏眉倒竖,看着倒在地上的赫明城,怒道:“还不快滚!”

赫明城心知理亏,忙站起身,灰溜溜地走远了。

赫明城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街角,身后便传来云松毅的声音。

“我说锦弦啊,办事是越来越不靠谱儿了,不就是把赫明城赶走嘛,还浪费这么长时间,这股子拖沓劲儿,一点儿也不像我云松毅的儿子。”

云锦弦笑笑,道:“那是,父亲那雷厉风行的气势,整个大渝朝谁能比得过啊。”

云松毅瞪了他一眼,道:“年纪大了长能耐了是不是,还消遣起老子来了?”

“不敢不敢。”

看着二人之间的对话,赫云舒不觉笑出了声。

尔后几人上了马车,在赫云舒说定的地方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云松毅满面狐疑:“舒儿,这铺子连个招牌也没有,带我们来这里干嘛?”

赫云舒笑笑,道:“外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嘛。”

云松毅迈步而进,只见一楼的大堂里还有不少伙计在忙活,摆满了圆形的桌子,桌子中间还有一个炭火炉子。

云松毅皱皱眉:“舒儿,这是王府的铺子?”

赫云舒点点头,道:“对啊,外公觉得怎么样?”

云松毅撇撇嘴,道:“不怎么样,弄这么一个东西,是让客人冬天来的时候烤火么?”

哈哈——

赫云舒被云松毅的话逗笑了,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她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道:“外公,才不是这样呢。外公,还记得上次在庄子里吃的东西吗?”

说起这个,云松毅顿时满脸放光,指着那圆桌子说道:“这就是可以做那个东西的玩意儿?”

“对啊。”

“快,快带我去吃。”

瞧着外公那急切的样子,赫云舒忙说道:“外公,我已经让他们在上面准备好了,您上去就能吃了。”

闻言,云松毅忙往楼上走,赫云舒慌忙跟上,把他带到自己准备好了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摆了一个圆桌,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食材,有片成片儿的牛羊肉,有洗好的青菜,也有各种菌菇,旁边还放着已经调好的酱料,有芝麻酱、花生酱、牛肉酱、麻辣酱。

而中间的锅里,汤水已经沸腾,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那鲜艳的红油上下浮动,晶亮晶亮的,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

云松毅迫不及待地坐下,拿着那长长的火锅筷子夹了几块肉片下去,之后便伸着脖子看着那肉片儿在锅里四处翻腾。

“熟了没?熟了没?”

看外公这般急切,赫云舒笑笑,道:“外公,这才刚放进去呢,要不我给您涮个青菜,您尝尝?”

云松毅撇撇嘴:“青菜有啥好吃的?唉,我这肉怎么还不熟呢?”

说话间,赫云舒夹起几根生菜放进锅里,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便捞了出来,放上一些芝麻酱拌了拌,推到云松毅跟前,道“外公,您尝尝。”

云松毅看着自己的肉还没熟,就不怎么情愿的夹起了一根青菜放进了嘴里,这一尝,他大呼好吃,连连让赫云舒再多放些青菜进去。

看着外公那急切的样子,赫云舒笑出了声。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果然啊,人若是老了,性格也就会和小孩儿特别像。不过,这何尝不是一种纯粹的快乐呢?

几人围坐在圆桌周围,吃的不亦乐乎。

过了好久,云松毅终于停下了筷子,他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大呼满足,他问道:“这个吃食叫什么名字?”

“火锅。”说着,赫云舒看向云锦弦,道,“对了,舅舅,的书法这么好,不如给我这火锅店题个字吧?”

云锦弦正准备答应,便看到云松毅撇了撇嘴,道:“他那字怎么能出来见人呢,这样吧,舒儿,那叶老头子过几日就来了,到时候我让他给题字,如何?”

“外公,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叶前辈可是嵩阳书院的院长,听说就连陛下让他给金銮殿题个字他都不肯呢。”

云松毅爽朗地笑了笑,道:“就放心吧,他不敢不买我的账。”

赫云舒笑笑,好吧,有叶清风老前辈给这家火锅店题字,就算是不想火都难,既然如此,她就欣然接受啦。

之后,几人热络地说着话,气氛很是融洽。

就在这时,管家李忠急匆匆地跑了上来,满头是汗。

见他这副模样,赫云舒顿觉不妙,急切道:“怎么了?”

李忠手扶在膝盖上,气喘吁吁道:“王……王妃娘娘,陛下到府中了,让您快回去!”